http://www.la10duh.com

比特币挖矿产业全线G新基建_通信世界网

  此次公开征求意见的截至时间为5月7日。这意味着,可能不出一月,高达百亿规模的数字货币挖矿产业链,将整体陷入巨大震动之中

  为此,记者采访了多位矿工和矿场经营人,他们大多已经开始着手准备撤退,除去常见的海外矿场这条路外,更多人则选择转型。“周围再也没有敢投钱的人了。”他们怀念曾经“人傻钱多”的时代,但也深知,这一天终究会到来

  淘汰令的直接结果是,未来一年内,从业人员将遭遇前所未有的困难。一位矿工称自己已经被裁员,“本来行情就不好,靠老板投资维持,现在更是没有人会烧钱养矿场了。”

  而更惨的是曾经大赚特赚的矿主们。据华夏时报报道,上海一群矿主去年筹集了15亿资金,从甘肃、四川等地收购了50亿度电,准备卖给比特币矿场。如果这次发改委真的将比特币挖矿列为淘汰行业,那他们将面临血本无归的境地

  广东一家大型矿场的李姓矿主也告诉记者,此次的淘汰令令其一笔大投资“打了水漂”。该矿主旗下的矿场在国内都算是顶级规模,鼎盛时曾有4个水电站专门为其供电。为了长远布局,2017年到2018年间,他投资三个光伏发电站,全都留来为矿机供电。如今淘汰令一出,这些电站未来产能如何消化,尚未找到解决办法

  江苏的一名小矿主也对记者表示,淘汰令对其生活产生了“颠覆式”的影响。他原本凭借在老家的一些本地优势,拿到较低电价,经营一个小型矿场,每年有小一百万的收入,日子过得还算滋润。但现在这种生活已经无法延续了,他已经开始着手准备出售矿机,清退场地,他告诉记者,出海挖矿对他来说是不现实的,这些年的收入又主要用于买房置业,纯靠投资那点收益没法养家,“实在不行就只有回上海去找个工作。”

  类似故事在行业内比比皆是,“眼看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一位矿场老板如此形容

  老渔是挖矿界的老人了,技术出身的他很有极客气质,早在比特币早期就进入行业,旗下拥有近百人规模的团队,核心技术组成员由前百度T6级工程师带队,实力强大

  淘汰令后,老渔也不可避免地受到冲击,至少国内部分将难以为继,作为应对,他将国内团队重新调整构架,业务全部转型到边缘计算、5G新基建的方向之上

  老渔瞄准的新项目叫小融盒子,这是一种分布式边缘计算机房,其内在技术逻辑和商业模式跟挖矿截然不同,但在外在表现形式却差不多,“基本可以把它(小融盒子)视为一种新形式的矿场,” 老渔说,小融盒子同样是把硬件部署在各地,通过运行其中的程序赚取收益。其管理运营模式,跟比特币矿场差不多,但有一个关键差别。“小融盒子只吃网,不吃电,光电费就降低了一大块成本。”老渔说道,因此他将其作为国内团队的转型出路

  据业内人士介绍,小融盒子的核心业务是提供云计算服务,“它实质上就是一个微型云计算机房,为客户提供各种云计算服务,比如CDN,从而产生收入。”不同之处在于,小融盒子是分布式部署,距离数据发生场景更近,该人士认为,随着5G时代的到来,边缘计算的兴起,这种分布式云计算会大展身手

  老渔也是因为同样的原因看好小融盒子,他算了一笔账,目前每台小融盒子平均日收益3元左右,一个月就是90,除去20元运维成本,毛利润大概70元。而一套小融盒子的硬件成本投入400元左右,所以大概能在6个月回本。剩下的就全是利润了,算下来,年投资回报率非常可观

  这种回报率比起比特币矿场来还要更高,所以老渔选择将国内团队全部转型到小融盒子上来,“最重要的是它收益模式稳定,不受行情影响,政策上也完全合法合规。”渔晓说,目前,新的团队已组建完毕,并在河北各地市和山西、江西多地都取得了良好的电信运营商资源,目前已建成邢台、廊坊、抚州等5个专业机房

  不仅渔晓,记者同时还了解到,转型小融盒子的比特币矿工们不在少数,前文中的广东矿场李老板,也开始进军小融盒子,目前已建成数千台规模的机房,不过他入行稍晚,技术细节还没能完全掌握,目前收益达不到渔晓的水平,单台收益约为1.9元/天

  有矿工表示,从大形势看,比特币矿场淘汰是迟早的事,“挖矿对于硬件资源和电力资源是一种浪费。挖矿则没有对任何社会行为产生正面影响,就是把全世界大量的运算能力运用到一个虚拟货币系统上,对于社会发展毫无益处。”另有资料显示,目前比特币每年消耗电量超过了20亿瓦,几乎相当于全球电量的0.5%,和某些小国一年的耗电量相当

  从此角度来看,本次发改委的淘汰令尽管是在“征求意见”,但实际通过可能性极大,比特币挖矿产业链崩溃风险无限放大,而一些应用边缘计算技术的新型产品,顺应5G产业发展潮流,又符合国家政策规划,或许会成为众多矿工的出路所在



相关推荐: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