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la10duh.com

比特币比特币布道者如何在一顿猛如虎的操作后

  2017年10月,SWAT小队突袭了Jameson Lopp位于北卡罗来纳州的房子,是因为吃瓜群众(至今身份不明)向警方报案,称该栋房子内有凶犯开枪射杀了受害者,并劫持有人质这一切当然是无稽之谈,当警员们离开之后,Lopp很快接到一通电话,对方恐吓说如果他不尽快使用比特币支付大笔赎金,那么更多麻烦还将接踵而来

  为了吓退这帮攻击者,Lopp很快在自己的Twitter上发布了一段使用AR-15步枪射击的视频。但为了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他还决定让自己的敌人乃至任何其他人都再也找不着他

  Lopp是一位兼职于某家比特币安全公司的自由主义者,长期以来,他一直坚持强调隐私的重要性,并开始琢磨如何才能让一个人彻底摆脱企业乃至政府的监视目光。不过此目标有个前提既要搬到人迹罕至的地方,又不能放弃对互联网的正常访问

  事实上,有很多名人及大富豪都希望能够避开小偷、狗仔队乃至其他恶意人士的关注,也就是实现Lopp这样完全隐匿的目标。遗憾的是,几乎没人能够取得成功

  Lopp将这次行动视为一项实验,希望了解自己到底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将自身从数据库以及其它个人信息平台当中摆脱出来。在获得成功之后,他也愿意为任何有意实现同样目的付费客户提供这项服务。正因为如此,他才愿意与我们分享整个“人间蒸发”计划的具体步骤(当然,他是通过一次性手机与我们联系的,而且并没有透露自己的最新位置)

  当人们填写表单以购买房产、注册信用卡或者完成各类普通交易时,相关信息最终都将流入数据库当中

  因为Lopp不打算彻底放弃这些正常的消费活动,因此他需要一个新的名称和地址,并确保其不会泄露他的个人信息。通过向专门从事隐私权保护的律师提出咨询,对方给出了具体建议:创建一家有限责任公司,并将其作为新的身份

  注册新公司并不困难。但在大多数州,Lopp都必须用个人资料进行登记,并出任公司法人。因此一旦公司名称被他人掌握,对方能够很快顺藤摸瓜地追踪到Lopp头上。但好在内华达州、怀俄明州以及新墨西哥州不要求公司提供所有人信息。Lopp抓住了机会,而且为了保险起见,他一口气注册了多家公司,以便在不同情况下使用以避免窥探者将他个人与其中某一家公司联系起来

  我们在日常生活中产生的大量个人且易受追踪的信息,主要源自各类金融交易。为了进行与个人无关的购买活动,Lopp在其中一家新注册的公司内开设了一个银行账户,并通过一家网上公司申请了一张企业信用卡,且无需在卡上列出他自己的姓名

  为了确保自己的个人信息不会与这些公司紧密联系起来,在进行大部分采购活动,特别是网上购物时,Lopp都选择使用预付借记卡,其中不包含他的姓名或者由他注册的公司名称

  当然,匿名性最好的购物方式无疑是直接使用现金。Lopp目前也确实在使用现金处理大部分日常交易(他并没有提到具体数额)

  我们的电话记录允许电话公司以及任何能够调档或者入侵电话公司的个人查询曾与我们进行通话的每个对象。Lopp报停了之前使用真实姓名注册的电话号码,并以企业身份开通了新的电话号码

  另外,他还借助一项服务以生成能够将主帐户隐蔽起来的一次性电话号码。就在我们的采访当中,Lopp使用了一条以917区号开头的号码。他解释称,“我几分钟之前才刚刚创建这个号码,用完后我会很快将其删除。整个过程只需要花费几美元。”

  为了确保自己的手机不会保存他所到过的各个地理位置,并将结果传输至他正在使用的其它应用,Lopp关闭了一切地理定位服务。当他在开车并需要导航指引时,他会使用专门的GPS设备当然,这台设备的购买也完全没有用到他的个人信息

  Lopp的老房子与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因此他和他的爱犬需要找个新的去处。(他没有孩子,也拒绝评论生活当中是否还有其他重要的往来对象。)很快,他找到了自己想要购买的房产,他使用了公司名义以及公司的银行账户以支票方式全额支付了购房费用。很明显,在不暴露身份的前提下办理抵押贷款是根本不可能的

  Lopp不希望他的新邻居发现他的神秘计划。因此在进行自我介绍时,他使用了假名。起初,他觉得说出假名有种很奇怪的感觉。但时间久了,Lopp现在感觉告诉他人真名反倒显得很别扭了

  在个人职业生涯早期,Lopp曾在一家网络营销公司工作。该公司能够使用采购自其它企业处的数据库将特定客户的互联网地址联系起来

  为了保护自己的互联网地址和物理位置,他把自己的家庭互联网路由器调整为虚拟专用网络,即VPN。这意味着他的所有互联网流量似乎都来自处于不同位置的不同互联网地址

  Lopp的摩托车和莲花爱丽丝跑车通过北卡罗来纳州汽车分部注册。为了隐藏身份,这些东西必须补抛弃。因此他决定购买一辆新车,一辆看起来平平无奇的代步工具,并以公司身份签署了文件。(令人万分遗憾的是,这意味着原本酷炫无比的车牌「BITCOIN」也被迫易手。)

  在注册汽车时,车管所坚持要求其提供真实姓名而非公司名称外加居住地址。为了在完成上牌的同时又不致泄露自己新家的地址,他又专门买下了一套小小的房产。他表示,“这是我能够找到的,最以糟糕、最便宜、但又确实拥有自己邮寄地址的房子。”

  Lopp当然不希望自己的新家出现在任何人的邮递清单当中,即使这里仅与注册公司关联也不可以。在他需要接收邮件或者送货的时候,他决定在离新家不远的航运中心处建立一个私人邮箱

  因为感觉这种作法还是不太安全,因此他决定将自己的邮件与包裹再配合一项转寄服务,即托运人仅能获得公司地址,并将公司方面接收到的邮件重寄至Lopp的私人邮箱

  时至今日,街上到处都是监控摄像头,其中很多还带有人脸识别软件。Lopp不打算通过整形手术彻底改变自己的外貌,因此在必须冒险出门时,他只能戴着太阳镜和帽子。他曾经留过一部特别惹人注意的大胡子,但现在“我把它修剪成了更容易打理的长度,这样我在人群当中就不那么扎眼了。”

  亲身参加会议的话,Lopp势必得向其客户提供关于出行的位置与时间信息。因此,现在他坚持以远程方式办公,通过视频会议与自己的合作方交流,而且会经常更换位置及环境,从而避免对方慢慢摸清他所在地的周边特征

  在此期间,他需要去一趟东京别无选择,他必须在过境时出示护照。但Lopp仍然采取了一系列预防措施:他关闭了自己的数字设备,并加密了一切个人数据。这样如果海关官员尝试重新启动设备,他的信息仍然不会被对方所窥探

  为了确保没有犯下任何错误,Lopp还付钱给私人调查员,委托其尝试追踪自己的行迹。正是一位调查员让他意识到,他在车管所的注册信息成为整个体系中的软肋,而他也及时买下了诱饵房产以解决这个问题

  Lopp估计他隐藏自身行迹的努力大概花掉了3万美元左右。他并不指望会有很多人跟随他的脚步也来这么一次“人间蒸发”,但他认为这次实验具有非常重要的指导意义,能够指明在现代世界中恢复彻底的隐私到底需要哪些条件。他总结称,“我偏要试上一试,看看自己能够做到怎样的程度。”



相关推荐: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